[wpseo_breadcrumb]

用他人的眼睛來看,用他人的耳朵來聽,用他人的心來感受

作者:曾端真

今天要來跟大家談一談”阿德勒演講集”這本書中的案例解析

阿德勒談案例時,最強調的是治療師的社會情懷,阿德勒說治療師需要能夠放空自己,才能夠用他人的眼睛來看、用他人的耳朵來聽、用他人的心來感受,所以在態度上,阿德勒像個慈祥的老奶奶,溫和而慈祥。

他一再提醒心理治療師們,不可以對案主做一針見血般的分析,分析的目的是為了能更精準地,知道要從那個地方來協助案主才是最有效的。阿德勒的人性觀是治療師的工作假設,是了解案主的內在思考架構,治療師對案主的分析,必須轉化成案主能夠理解,而且對案主有鼓勵性的語言,而且都必須是案主能夠認同的。

大家在讀阿德勒進行案例解析的時候,可以留意幾件事:

第1

他的解析案例,最常做的猜測是,這個案主帶著寵溺的生命風格,

關於寵溺的生命風格,阿德勒說,寵溺是人類最大的罪惡,為甚麼他把寵溺的惡,說得如此的重呢?

因為寵溺的生命風格,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生態度,社會情懷不足,這樣的人,他的優越目標是位居最被重視、最偉大、最優秀,他要的是有如被捧在手掌心的感覺,而他最害怕的是失去這個最重要位置的感覺。但是這不是現實人生,人生必須付出努力,人生平等,人生需要合作與貢獻,人人都希望價值感,但是不會以”我是最優秀的”、”我要被捧在手掌心”,做為價值感的目標,也不會頑固的、僵化的,緊緊握住這個目標不放。

因為太過於害怕這個目標之不可得,就會出現過度敏感的神經質特質和行為模式,無法忍受目標的遙不可及,長期下來身心症狀也就侵襲上來了。

第2

阿德勒說神經質症都有其隱藏的目標,症狀是為了保護這個目標的煙幕彈,這個隱藏的歷程是潛意識的,案主自己並不瞭解,阿德勒像藝術家、像偵探、像考古學家。

他能夠從案主的家庭星座、手足關係、夢、早年回憶、還有外在因素…等等訊息,猜測案主的優越目標。

心理治療就是幫助案主了解自己的症狀目的,並且有勇氣修正過去的錯誤,願意放下錯誤的優越目標,學習平等的人際關係,從合作和貢獻中來獲得價值感。

第3

讀阿德勒的案例分析,常常會驚嘆怎麼如此神準,又那麼有把握,也會覺得這個學派好迷人。我想學習任何學派都有同樣的道理,要有鐵杵磨成繡花針的心理準備。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助人之前,必須先克服自己的偏見,偏見是缺乏社會情懷的現象,阿德勒說分析案主是基於人性的理解對案主不可以帶著偏見,而且不能偏離鼓勵之道,祝福讀者們能從阿德勒的字字珠璣中,學習拋開舊包袱,換上健康的新裝成為不一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