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eo_breadcrumb]

我的留學系列8 在美交通

作者:含文
【公車】
在美國加州沒有開車是非常不方便的。印象中,最早在美國搭公車是給現金,換一張小小的票(長得像台灣的火車票),後來,穩定些後,固定要坐公車時,要先買Token(代幣),每次投一枚,要換車時,會給一張轉乘小卡。在20年前,我剛去的時候,公車系統真的沒這麼方便。
在Torrance 念大學時,我住的地方離學校不算遠,大約15-20分鐘車程。然而,要搭公車上學的話,必需提早。40分鐘才有一台公車經過,沒趕上那班,就得再等40分鐘。8點多的課,常常6:40要在車站等車,7:10左右就到學校了,如果不這麼早到,就會遲到。一向不喜歡遲到的我,只能這樣了。
那時,公車司機都是固定班表,我搭到的都是一個高大黑人司機開的車。他的個性爽朗,很有朝氣。那時感覺有點威爾史密斯的FEEL,他非常主動、積極,雖未曾言明,喜歡我的感覺卻非常明顯。曾經我們出去過一次,並留下一張合影如圖。
 
【開車】
在Torrance安定下來後,媽媽的朋友周阿姨幫我找了一個講中文的教練,教我開車。第一次練習時,教練將車子開到車不多的小社區後,叫我坐上駕駛座,他坐副駕,直接開始練習右轉。
記得第一次練完車回到家給爸媽打電話時,我心跳加速、手腳發抖、癱軟在床上。那感覺有點像是高中時,邀請曾經霸凌我的同學來跟教會朋友一起打排球時的緊張感一樣。其後,幾次謹慎(緊張)的練習後,我可以學外公一樣,驕傲的說:「我1次就通過DMV路考,取得駕照。」
那日考到駕照的欣奮感,深深刻在心上。考到駕照後隔了數個月才添購了一台白色的Honda Civic。剛拿到車時,忐忑不安,幸得房東許伯伯自願陪著我在Target的空曠停車場一圈又一圈的練習停車、倒退、左右轉等等。還有朋友不怕死的約我上高速公路!下了高速公路,寒冷的冬天中,我一身的汗!還好,經過那次的魔鬼訓練,我似乎吃了大還丹,功力倍增。很快的,我就能開始過獨立的生活了!
有一次,媽媽隨學校院長及系主任到加州來參加世界華文作家年會時,我到機場接他們、載著他們到我的住處參觀、按著地圖找路送他們去飯店,跟媽媽住一晚後,自己返回學校上課。
有人在留言上激我講車禍的故事……
 
【車禍】
確定回國後,我將車子賣回給 Honda。在回國前兩天,我開著Honda幫我租的車,往華人較多的Rowland Heights為媽媽採購一些藥品帶回臺灣。
採買完的回程,開在高速公路上,被一台從其他高速公路匯入的車給擦撞到右後方,往左推了一下。本能反應–踩剎車、轉方向盤–結果當然可想而知,在高速公路上車子快速打轉,撞到分隔島,彈回到第二車道後停住。
真的有人生跑馬燈瞬間閃過!還好當時前後無車,回過神發現還好只有嘴唇因緊張而咬破、人沒事,魂也還在。發動車子後,我驚魂未定的小心翼翼的開會住處,結束一場高速公路驚魂。
 
【後記】
離開近20年後,去年10月去舊金山與表嫂和小嬰兒做伴後,我重返了讀書時待的南加5天4夜。20年後的公車系統方便許多,可使用悠遊卡搭車,但車距時間上還是不如台灣方便。在方便停車的美國,不開車雖然還是可以行動,但會有所受限,還是開車來得方便許多。
 
截錄媽媽聽聞我學開車後給我寫的信如下:
***************************************************
車子學得如何?很難哦!從電話裡,可以聽出你已經被折騰得很慘的樣子!這不由得讓我想起當年外公學開車的情形:外公開始學開車時,已年過六十,手腳沒年輕人俐落。但他不服輸,卯足了勁兒地練習。把圓板凳扳倒下來當駕駛盤,左一圈、右一轉的,堪稱夙夜匪懈。不但如此,怕教練嫌他手腳不靈光,成天想法子巴結教練。把晚輩拿來孝敬他的巧克力、蛋糕、魚肝油、維他命……悉數轉送出去。筆試一考就過,他雖得意,倒還知道謙虛;路試居然也一次OK,這下子可跩得二五八萬了!逢人就問:「你考幾次才過?」如果讓他遇到兩次以上才通過的,他便毫不客氣的奚落他:「啊!你還不如我這老頭子!這麼簡單的事,也要考好幾次!啊!太差勁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