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錄:文章分享

首頁 » 文章分享

知名廣播電視主持人-李文媛,最新力作《我的心裡學》歷經27年,真情自剖成長歷程記錄

作者:lppc

【內文搶先試閱】
截錄自第一章「認識自己的內在力量
我值得愛我自己

從小到大,我幾乎是在他人的眼光和評價中長大,過了半百年歲,才學會看見自己,而不是別人眼中的自己,並且勇敢地說出:我存在,我值得愛我自己,直到永遠。

直到邁入五十歲,完成了大半生的責任與義務,為自己拼命累積了溫飽後半生的物質資源之後,我才膽敢稍稍地停下腳步,好好地問問自己這一題:「我存在的真實意義與生命價值為何?」同時,我也略帶感傷地懷疑,現在才問這一題,我的人生會不會醒覺太晚?如果生命之歌是美妙的,我是何時開始漸漸偏離了和天宇自然能量相連的航道?又為何要屏蔽內心生命能量的振動?

思緒陌生地停留了好久,也許當我還是一個毫無資源的孩子時,沒有一個大人告訴過我:「妳的生命本是無價,妳的存在本是尊嚴,妳的出生相連著無窮盡的自然生命原動力。」

如果從小就在「我存在,我值得!」的信念氛圍中成長,我的人生意義和價值信念,將不只是追求外在榮耀的成就,而是活出天然的本性、存在的尊嚴,並享有與大自然相連的生命原動力。

可惜的是,大多數人和父母威權化的互動經驗中,皆以滿足父母期待及是否取得成就,來衡量自己的存在價值。於是很多人對於生命的意義和生命價值的養成,從童年開始,就隨著父母的喜惡和周遭權威人士的評價而劇烈波動。

權威人士的一句話,可以翻轉你情緒的喜怒哀懼;一個分數,你可以被環境圈選或被排除在外;一次輸贏,你可以被眾人榮耀或冷落;一次失戀或失業,可能會擊潰你所有的生命尊嚴和價值信念。

此生,若只活在別人的眼光和評價中,就等同於交出了大半的生命主導權,你只能像是一顆任他人擺佈的棋子,漸漸失去了靈魂與生命力。

◎鏡映理論:父母眼中的你
「鏡映作用」是成長中的孩子,從照顧者那裡得到回饋的過程,關乎孩子自我價值感的培養,孩子從父母眼中看到的自己愈有價值,他們就愈看重自己;若從父母眼裡感到自己沒有價值,就會貶抑自己。我們歸納出五種父母對待子女的鏡映模式:

一、凹面鏡
凹面鏡映中的孩子,被父母低估,以致自我價值與實際相比過低,會傾向相信自己是愚鈍的,對自己充滿懷疑,成為一個自卑、沒有信心的大人,追求完美,但永遠不會對自己感到滿意。

二、凸面鏡
凸面鏡映中的孩子,被父母過度寵愛、不切實際地讚揚,而對自己有過高的評價。這樣的孩子若沒有對等駕馭事物的能力,伴隨而來的會是更深的自我憎恨和對他人的鄙視。

三、混亂鏡
混亂鏡映下成長的孩子,體驗到的是照顧者無法預料的凹面鏡和凸面鏡的組合,而發展出一種忽高忽低、不穩定的混亂自我價值感。

四、忽視或無鏡子
忽視或無鏡映下成長的孩子,因父母展現的是漠不關心的態度或根本沒有鏡映存在,所以會認為自己無足輕重、沒有價值、不值得被愛,感覺自己是個無根的人,不斷在人生路上飄移流浪。

五、平面鏡
以平面鏡映方式對待孩子的父母,會根據他們對孩子真實的了解,提供給孩子誠實、合情合理、實在的回饋,也樂於聆聽孩子的感受和觀點。這種鏡映可以幫助孩子建立真實、正向的自我感,接受真正的自己。

◎我的成長故事
由於身體病弱,我是一個特別安靜聽話的孩子,常得到父親的誇讚和寵愛。在五個孩子中,由於受到特殊的對待和獎賞,使我認為自己是個尊貴而受寵愛的小公主。

同樣的我,在不同的族群和團體中,經驗著天堂與地獄之別的轉折。一樣的身體病弱,在孩子群中玩對抗性遊戲,分為兩國的孩子王以猜拳方式決定成員,誰贏誰就優先選隊友,而我總是倒數幾名被選中的孩子。這令我心中盤旋著一種聲音:「我是個虛弱的、剩下的、大家都不太想要的拖油瓶!」

在中學階段,我從來就不是塊唸書的料。老師關愛和讚賞的視線裡,好像只存在著學業成績優秀的同學。老師指責和嫌惡的表情,毫不保留地都指向學業成績差的同學。

成績排在中後段的我,一度很討厭上學,害怕看到老師用紅色簽字筆打下的分數。接到學期成績單,總讓我有被宣判失敗的挫折感,不知不覺中,我對數字完全冷感而沒有反應,我排斥用紅色簽字筆寫字,感覺那是絕對權威的代表,內在判官告訴我:「我是一個沒有競爭力的人。」低自我價值感,一直是我無力擺脫、但令我奮鬥向上好讓人瞧得起的趨動力。

上了國中後,我是班上唯一會彈吉他、自彈自唱的學生。不但在音樂課和級會時,在講台上彈著吉他,帶動全班唱民歌,自己還報名參加歌唱比賽。我認為自己獨特而美麗,會對著鏡子練吉他唱歌,鍾愛上鏡中自己的形象,即使背著重死人的吉他,走在校園中,仍然輕盈有風。

然而只知彈吉他唱歌,自然也成了被高中聯考拒絕的學子。放榜那一刻,落榜的分數,似乎同時向世界宣告了我的失敗,公立高中和專校都沒有我容身之處,走在眷村巷弄裡,我頭重得抬不起來,覺得自己好像被整個世界給拋棄了。在反反覆覆高低起伏的自我價值中,唯一能確定的是,父母、師長和社會對我的評價,不斷影響著我的心境,混淆著我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扭曲自我價值感的代價
「我是個拖油瓶」、「我沒有競爭力」、「我是失敗的」,當我深陷低自我價值感時,我總是會本能地防衛回擊,防衛方式就是更加嚴肅而努力地投入工作,做到讓自己和他人無法挑剔的完美境地,這樣我才能說服自己並向他人證明,我不是負擔,我是優秀的,我是勝利的。

但在追求完美的強迫性下,我長久積累著不自覺的疲憊與折磨,過於努力的過程,導致無法判斷任何負面回饋可能帶給自己的成長機會,常被一個嫌棄的眼神打倒,現出低自我價值或毫無價值的原形,選擇隱藏、壓抑、放棄或叛逆,奮力挑戰自己或他人。

當我深陷高自我價值感時,總是超級自戀、自以爲是、唯我獨尊、理當享權。「我是受寵愛的公主」、「我是與眾不同的」、「我是正義使者」,高自我價值並沒有為我帶來太快樂的結局,當我達不到目標時,一樣難以接受負面評價和失敗,產生更深的自恨,和對權威的叛逆與不屑。
我該如何面對忽高忽低的自我價值感?

◎學會看見自己
我慢慢學會看見自己,而不只是看見別人眼中的自己。學會以平面鏡、以如實境映的方式,看待自己和回饋他人。我學會在心中創造一個父母子的三方健全成長型對話。我學會建立傾聽自己、接納他人回饋和考量現實環境的三方平衡對話,並且留意當輕易對他人和自己作出評價時,可能帶來的影響和後果。

◎我值得愛我自己
邁入中老年的我,生活狀態呈現出沒有任何外在必需的要求、追求和使命時,突然覺得自己整個身體鬆軟下來,允許自己放鬆地深呼吸,頭腦不再無休止地鞭策自己,生命原動力流淌於寧靜敞開的身體裡,像一頭獨自在草原樹蔭下欣賞風景、一點也不孤寂的獅子。像隻動物、像棵植物、像個人樣兒,在呼吸之間,感受到和自然宇宙一體相連的遼闊自在和真實飽滿。

如果此時,有一個路人指著我說:「妳的人生真有意義!妳是一個有價值的人!」而另一個路人指著我說:「這樣的人生有意義嗎?浪費生命,妳活得毫無價值!」再次面對這些對我存在價值的欣賞點讚或指責貶抑,我似乎可以微笑地清明以對。

此刻,從我內在生命中振射出的音頻,在天宇大自然間迴盪著,「我存在,我值得愛我自己,直到永遠!」

首頁 » 文章分享

黃龍杰 臨床心理師 免費安心服務 —因花蓮重大意外事件,讓人心情難免低落,網絡間相互支持!

作者:美枝
花蓮太魯閣事件

因花蓮重大意外事件,讓人心情難免低落,網絡間相互支持!讓自己「客觀」及「改觀」看待事情,就像肉體的傷需要急救,心理的傷也需要急救。

「張老師」基金會將用故事啟動心理學式的收驚,邀請 黃龍杰 臨床心理師 線上帶領如何在事件後,安心自己的身心靈。

線上公益服務,每時段20人,花蓮及台東在地服務或參與單位優先,目前開放其他區域的單位報名!報名至額滿為止。

4/13(週二)19:30-21:00
4/19(週一)0930-11:00

進行方式:使用ZOOM影音平台 (報名後會email通知zoom會議室代碼。)

免費安心服務 報名網址: https://forms.gle/UY279uA4G6iQNfuw8

帶領者: 黃龍杰 臨床心理師
「中崙諮商中心」臨床心理師、長榮航空、台北市政府、台北捷運公司、台電、中油特約心理師
《著作包括》
搶救心理創傷 (張老師文化出版,2008)
災難後安心服務(張老師文化出版,2010)

帶領者: 涂喜敏諮商心理師、社會工作師
張老師基金會執行長

歡迎下載張老師文化APP 進入「說書人」點選「知心花園」「IN Psy-Trend」就有免費音頻及影頻可以自由運用。請點我:https://reurl.cc/1gq6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