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eo_breadcrumb]

我的留學系列6 伴我走過低谷、給我能量的餐廳與廚房

作者:含文

起了個大早,豔陽天中,為剛過世不久的舅舅頭七法會誦經,回家後埋首媽媽新書校稿工作。看著媽媽細細描寫與一個個失序靈魂互動的過程,內心有點感傷。3點多,從午覺轉醒的爸爸喚我喝杯咖啡,讓我小小轉換一下情緒,今天就來聊聊我在美國的幾樣Comfort food,看看它們如何陪伴我度過一段段艱熬的留學時光。

【台灣小吃】

剛到美國的前幾個月,住在華人較多的Arcadia, Temple City附近,在表姊家想家時,煎顆醬油蛋解解相思。或在歡樂的聖誕夜去台灣人開的餐廳,買碗咖哩飯,配著電視,一人獨自守著住處。

到了Torrance,華人少了,但還是讓我找到一間台灣人開的小店。沒有住在許伯伯、許媽媽家,或他們回台灣時,我就會去買顆飯糰,假裝自己在台灣。那間的飯糰還挺道地的。記得有一回,我中午去點了一份炒米粉,只見老闆娘往廚房喊Fried Rice Noodle……低頭往廚房小窗望去,原來是墨西哥人在掌廚。那味道是不錯,但還是少了一味兒。

【美式牛排Denny’s】

美式連鎖家庭餐廳Denny’s中,10元美金左右一客的12oz肋眼牛排也是我喜愛美式Comfort food. 它的份量很足,常常都是打包回家吃第二餐。偶爾心情好,或心情特別差的時候,喜歡獨自到店裡,點個花椰菜濃湯,叫份牛排犒賞自己一番。幾個月1次,不能天天吃。

印象中,高中畢業舞會完的續攤其中一站,就是去24小時的Denny’s聊天、聯誼,幫著朋友的愛慕者追求朋友。

【日式拉麵──新撰組】

新撰組是有著許多日本人的Torrance裡有名的日本料理店。離我的學校不遠處有一家專門賣拉麵的。我總在不想回家的午間,提早11到門口,等他們開門。朝氣蓬勃的迎賓聲中,驕傲的坐上吧台,點一份萬年不變的C Set(1碗拉麵+一盤炒飯)加了稅金大約14元美金左右,價格雖然不匪,卻可以吃2餐。中午主攻拉麵,晚上則吃打包的鹹菜炒飯,2頓的滿足。坐在吧台上,看著帥氣的日本男子,認真的甩著拉麵,所有的煩惱煙消雲散。

店家的特色是,可以「客製化」麵的軟硬度、湯頭的濃淡等等,每次去都會吃到一樣的味道。2002年回加州,跟著媽媽訪問白先勇那次,新撰組是我唯一必吃的餐廳,去年回南加5天,也沒放過。一樣的味道,一樣的感動。因為太常去,大約貢獻了一根柱子,店員常常會主動加贈沙拉一客或冰淇淋一碗,就連2000年要回台灣前,也表示可以破例讓我「免費」張貼賣車公告。雖然言語不通,我們的情份卻深。2002年回去時,店家還認得我,親切的招呼我,甚至用些簡單的英文告訴我他們剛去員工旅遊回來,分享他的喜悅給我。我以簡單日文點餐、也親切的稱讚我的日文講得很好。

【朋友Amy Trees的廚房】

在外國人家分租一間房的那段期間,我過得非常不開心,想自己煮飯也麻煩。事前備料準備1H、吃個10分鐘、飯後收拾又是半小時的,實在耗時,自己吃也沒滋沒味的。

有一天,閒逛不想回家的我,不自主的駛進九九大華超市,挑了韭黃、牛肉、青菜、九層塔、雞肉等等。提著兩手滿滿的食材,不經悲從中來,在車旁不小心哭了出來。沒有理由,只覺得悶。我撥了通電話給教會的台灣朋友,問可否借她家廚房一用,以解相思。她家有個哥哥、一個弟弟,還常有其他朋友來訪。我帶著一堆菜,煮了一桌大家一起吃,大家頻頻稱讚,以空菜盤熱情的回報我。那日,我好開心,好久沒那麼開心。於是,加碼炒了炒飯給她弟弟及同學帶了便當。飯後,她們為我洗碗,以表謝意。

畢業舞會前幾個禮拜,舞伴們相偕從北邊下來Torrance跟我們一起尋找禮服,我也在Amy的廚房中做了一桌好料酬謝他們迢迢南下展現的十足誠意。記得那次,我做了三杯雞、白菜獅子頭、奶油炒高麗菜、燴飯料等等,男生們一個勁兒的稱讚,又是以空盤回報。

舞會後隔2週左右,男士們再訪,這次,換我的舞伴在Amy家廚房揮灑,也是一桌子好料。其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煮的紅燒肉。都隔了20年,我還記得那個味道。先煎後滷的三層肉,軟硬適中,齒頰留香,吃的很是幸福。

這些餐廳、這些廚房,伴我走過低谷、給我能量,繼續在黑暗、孤獨的夜裡行走。問題依舊存在,但似乎沒那麼難以承受。

圖為媽媽做的好吃紅燒肉,做為示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