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eo_breadcrumb]

我的留學生活系列5 美妙的緣分

作者:含文

上一篇,我提到一段奇妙的緣分。這篇就來描寫幾段最感恩的。

【漫琴表姊】
表姊是我在美國留學期間第一位要感恩的人。大家應該記得我第二篇寫的,表姊帶著小兒子來機場接機、為我安排語言學校、教我搭公車上下學、照顧我初到美國的飲食起居,直到我獨立起來。
轉到Torrance讀書後,有一天,我第一次體驗「經痛」要人命的感覺,痛到在地上打滾、痛到爬牆、痛到睡著。那次體驗把我嚇壞了,迷糊間,我拿起手機撥了通求助電話,電話接起來,是表姊的聲音。後來,等我痛醒後,是她帶我去針灸減緩不適的。
非常感謝姊姊的照顧,感恩心頭。今年表姊回來台灣,得有機會見面,當面致謝。

【陶阿姨/周阿姨夫妻】
媽媽在東吳當助教時的室友周阿姨、陶阿姨是第二組感恩的人。她們接到我在美國留學的消息後,馬上動起來,將我轉到離他們比較近的Torrance,替我註冊了El Camino College,真正開啟我的留學時光。
剛到Torrance的前幾週,為了上學方便,周阿姨將我安頓在她家中,教我閱讀英文童書,學習英語。他的先生,大行叔叔帶我去打網球健身,去Blockbuster(百事達)租DVD回家看、在周阿姨家度過第一個舊曆新年,彌補無法回家團圓的遺憾。有一段時間,我分租了一個美國人Helen 的房間時,也是周阿姨做為我的保證人。

回台灣後一年,曾打過一次電話給她,表達感謝。然而,時光飛逝,心裡雖想著,卻沒真正聯絡過。去年要回美國前,我嘗試找她,已搜尋不到,斷了聯繫。

陶阿姨夫婦也是我在美國最常打擾的「家人」。帶我在美國銀行開戶、買車、週末有空就想到我,邀我去家裡住、帶我參加各種活動。甚至在我需要做炒米粉給同學品嚐時,也是到她家的小廚房,3人一起窩著,切各種「絲」,協助我完成那不可能的任務。重要節日如感恩節、過年等也不忘叫上我一起度過。去年從舊金山回加州5天時,也是譚叔叔來接機,收留我,陶阿姨載我去Torrance找我的羽球教練的。

最後要回來台灣時,還麻煩他們送我去交通混亂的LAX機場。印象中,我在美國學開車,也是他們介紹的教練。許許多多生活上的事情、情感的寄託在在仰賴這兩對夫妻。十二萬分的感謝,無言語可以充份傳達!

【許伯伯/許媽媽】
關於許伯伯、許媽媽的故事,我已寫過許多篇。因為,在美國的三年時光中,在許伯伯、許媽媽家度過了一年半左右的美好時光。我們的情份早已超過房東與房客,他們把我當家人一般對待。

許家每個家人我都熟稔,許伯伯、許媽媽的各種聚會,也都有我的身影。許伯伯的朋友嫁女兒、一起去Botanical Gardens – Huntington Library 賞花、一起去Las Vegas、甚至遠遊至舊金山、優聖美地。許伯伯冒生命危險陪我練車、許媽媽的美食把我養得胖胖的,總之,不知哪來的幸運,我總遇上對我照顧有加、愛好愛滿的長輩們。

去年年近90的許伯伯還寵著我,開車帶我外出吃飯、逛mall、買排隊名店的cheese 蛋糕送我。她的小女兒若淳姊帶我觀夕陽、啖美食。只可惜去年回去時,過份客氣,沒見著許媽媽,只隔了一道牆的距離,卻從此再見不到了。許媽媽已脫離身體的病痛,做天使去了。

詳情請見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10158600024168389&set=a.202782458388

【羽球教練John】
體育課選修網球,遇到正在招募羽球校隊新血的John,做為我的網球老師,他發現了我對網球的畏懼,跟我提了交換條件,如果我加入羽球隊,他就讓我的網球課過關。那時的我受困於課業與人際,走在低谷中,在練羽球殺球的過程中,找到一線曙光。
問題依舊存在,但練習時的專注與練習後的大汗淋漓給了我撐下去的力量。我努力參與練習、不遲到、不早退,雖然我的體能不好、球技很差,常常是隊上的老鼠屎,但因為我的認真,John不忍苛責。幽默風趣的他,讓我愛上羽球。

也因為加入球隊,我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好朋友。其中2個一直有在聯絡。去年聯絡上John,他帶我逛了已變化萬千的校園,驕傲的把我介紹給好多人,陪我吃了我思念已久的拉麵、(其實他不能吃太多澱粉,卻陪我吃了滿滿澱粉的拉麵)再送我去Mall裡等朋友。

他送我的羽球隊帽T成了我冬天的最愛。謝謝John介紹了羽球給我,伴我走過低谷。另一篇有提到John的:https://www.facebook.com/WendyTsaihanwen/posts/10157535027623389

美妙的緣份當然不止這些。感恩一切在美國遇到的朋友、長輩,不論好、壞,都是我成長中的貴人,讓我更了解我自己,經驗越多,越發知道對應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