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出書人 » 心靈拓展 » 我看達利

我看達利

作者:lppc
Photo from pexels

讀者投稿我看達利

撰文/王映涵
達利曾說「我和瘋子的唯一區別,在於我不是瘋子;我和人類的唯一區別,就是我就是瘋子。」

對於達利的印象除了超現實的畫風外,還有作品中有卡拉的影子,那是多年前看展時的印象。

「由於我是天才,天才沒有死亡的權利,天才走了,但天才的作品不朽。」想到他這麼自負的說出一些名言,卻也多年後還不過時!再看這次的展覽,真的覺得多令人深刻,金牛座的他除了有異於常人的特點外,也多方的將想法表現在各種不同形式的作品,不論是畫作、雕刻、家具、電影、金飾、琉璃、卡通等無一不包,令人讚嘆。他的夢也有多元表現,甚至成了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就像他自己說的:「超現實主義者與我的差別,在於我是一個真正的超現實主義者。」

作品中除了可以看到很多象徵涵義外,也有不斷出現的蝴蝶、抽屜、時鐘、拐杖等具象物品,且也可以看出他對妻子卡拉的深情,讓我想到夏卡爾;另外有展出他受佛洛伊德神話影響的一些作品,維納斯的美麗也超越世俗,隱著卡拉的身影與愛慕,軟掉的時鐘是最有名的,那些時間是否真的能追尋到無時間性的永恆呢?就像多年前不斷追問時間之歌的李賀,達利的夢透過愛麗絲也有條繩子不平滑的跳著,還有歌神與舞神雙影像的合諧……及對未來的想像。

從展覽也意外發現他曾與迪士尼合作動畫《命運》,雖然只有短短七分鐘,卻因為遇到二戰不能發行,後來發行後拿到了奧斯卡的動畫獎。

那些充滿超寫實符碼的藝術創作,除了探討深層的意識夢境外,還有數學分子結構分明的DNA、看似平衡又有些不同的貓頭鷹、利用視覺暫留錯覺還有光影表現創作……。從早期到後面,當中可以看到他對維拉斯蓋茲模仿的<仕女圖>有別於他的其它創作,聽說他會留那八字鬍也是受他影響--可見達利除了家庭、自學、還有受很多人的影響。

最後面展出幾乎是針對但丁神曲的表現,他花了十多年的詮釋,分有地獄、煉獄、天堂等百幅創作。

我覺得最有趣的還是他對家具的設計,像是看到女星而設計的紅唇沙發,還有樹枝似的燈具,卡拉與他的座椅等,顫動如真的心跳的胸針,在那時想必設計新奇感遙遙領先其他人,就像畫中不平衡的和諧,數學科學力學光影的應用,卻是多年以後的我們看了還是不禁讚嘆的──想像力與夢想是無盡的,卻也可以看出他下足了功夫去突破各種時期的框架,達利對未來世界的想像,至今來看依舊深深令我著迷。

不禁自問,我們的想像力跟夢想又到了何處呢?還是熱情被現實磨滅了呢?

畫能延伸的想像跟解釋是更多的,不一定都如導覽所說,且很多文字也早已失去當時的本意,那些符碼更都是衍繹,讀者怎麼解釋都是自由的,且可以與他對話,同時也可以探討自己的內心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