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eo_breadcrumb]

《死亡醫師的遺產》

作者:lppc
Photo from Pexels

讀者投稿      死亡醫師的遺產

撰文/王映涵

       最近看了日本電影《死亡醫師的遺產》這部爭議性很大的電影後,想起之前因為台灣不通過安樂死,而特地花錢去瑞士安樂死的傅達仁的新聞。

       雖然台灣去年推動DNR,讓我們可以選擇放棄急救及心肺復甦術,甚至推出有條件限制的安寧療護,但也非所謂的安樂死。

       雖說醫療進步,讓某些人變得非自然死亡。看到影片中的死亡醫師專找那些癌末病人不收報酬的讓他們擺脫痛苦,並且拍攝短片中的主角們,還有一抹死前的微笑,死亡醫師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是一種救贖。然而,對於警方而言,覺得是蓄意殺人,並且積極辦案。

       當刑警犬養看到家屬包闢死亡醫師並且說死者得到解脫時,對著最後一名父親說:「那是因為孩子體貼,不希望你再受苦,其實還希望可以在一起」時,說了句──「你還真是殘忍」。

       到底家屬要如何面對癌末的家人?或者病人真正的希望是什麼呢?

       或許這也是台灣還無法推動的原因吧!當我們的醫療進步的同時,有些病人如一開始影片中無法再負擔醫藥費還有家庭的太太,身心俱疲說感謝死亡醫師不收報酬的讓癌末的丈夫平靜走完一程;但是,對孩子而言,死亡醫師卻是殺死爸爸的壞醫師而報案。如果家屬有意見不同時,該如何決定呢?

       很多治療在台灣是需要自費的,等達到標準予以給付時也是很嚴重的時候了,這樣的醫療是好是壞呢?有些人甚至沒有保險,即便醫師說要住院或者打生物製劑也沒辦法。

        醫師曾說藥物治療必有其副作用,只能兩權相害取其輕,然而身為免疫病人,周旋在各科檢查治療及不斷增加的藥物時,還有許多自費藥物或者耗材。隨著高齡化,對有些不達重大傷病或者未符合身障標準的人,就醫也會是很大的經濟負擔。

       到底安樂死對一些重病病人及家屬是解脫還是謀殺,每個人的定義不同,有些人怕的是失智;有些人是怕延命治療,有些人就像犬養刑警的女兒等著器捐可以跟爸爸一起生活下去,雖然目睹好友氣喘發作而亡感到害怕,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最後可以像她後悔幸運的被救呢?

       死亡醫師在影片中覺得那些病人臨終前的死亡微笑很美,自命幫他們解脫痛苦,但是多少人希望可以活命卻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