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eo_breadcrumb]

【10月新書,搶先試閱】《 童話與夢境的療癒力量:23個故事,心理師帶你揭開夢境與童話的祕密》

作者:lppc

新書預計 出版,內容搶先試閱

《童話與夢境的療癒力量:23個故事,心理師帶你揭開夢境與童話的祕密》

內容簡介:
透過23篇個案故事,
從童話、夢境乃至繪畫創作,
抽絲剝繭隱喻的幽微線索,
復原人生的幸福

作者簡介:

  • 黃宗堅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教授。
    專長家庭與婚姻研究、榮格心理學、沙遊治療、隱喻治療、釋夢工作、諮商歷程與督導、心理諮商本土化。
  • 海苔熊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博士班。
    喜歡在很多的比喻之間找尋樂趣,喜歡在愛與被愛之間找到更多的可能和平衡。
  • 柯政華
    喆方心理諮商所暨國立臺中教育大學諮商心理師。
  • 周冠邑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碩士班畢業。現任成功大學高任諮商心理師、心寬診所諮商心理師。
  • 吳東彥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博士班。
  • 趙書賢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碩士班畢業。現任文藻外語大學專任諮商心理師、社團法人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理事。
  • 蘇世修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博士。現任臺中市立臺中二中專任輔導教師兼主任。
    專長青少年諮商、家庭親子諮詢、表達性藝術治療。
  • 蘇桂慧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博士班、諮商心理師、高中輔導教師。
    專長表達性藝術治療、生涯輔導、親職教育。

內文試閱

找回幸福的青鳥:這世界上最珍貴的,是自己

追尋幸福的旅程,從來就沒有終點。不論你所歷險的世界遭遇什麼樣的變化,一定要記得,你是自己的青鳥。

「小時候我最喜歡的故事是青鳥,但是我只記得其中的幾幕。青鳥是一隻非常溫順、非常漂亮、非常親和的小鳥、頭上的毛會發光,長長的尾巴也會發出閃亮亮的光芒,牠是淡淡的青色,中間的胸毛參雜了一點鵝黃色,給人一種安詳的感覺,當牠震動翅膀的時候會有閃耀的光一起揮動。牠在森林的深處,站在枝頭上等待小男孩,等待跟他相遇。」安安眼睛發著光,望著半空中,就像那裡有隻鳥一樣,一邊在圖畫紙上畫下牠。

「喔?那是一個怎麼樣的森林呢?」我問她。

「印象當中,那是一座陰鬱的森林,森林裡有許多樹木,看起來很沉穩、很安靜。這個森林灰灰的,青鳥在森林深處,要走到很深很深才能遇得到。」聽到這裡,我發現安安記得的故事,和青鳥原本的故事不完全相同,不過也很有意思,事實上,這個故事有可能是解開她憂鬱的一把鑰匙。那我們先來看看青鳥的原版故事。  

青鳥的故事

在聖誕節前夕,貧困家庭中的小兄妹受到巫婆的委託,她希望小兄妹能幫她尋找幸福的青鳥來治癒她女兒的病。他們帶著麵包、方糖、牛奶、水、火、貓、狗,和光之仙子踏上了旅途。

他們在「回憶之國」看到青鳥,但離開之後青鳥就變成了黑鳥;接著是「夜之宮」,青鳥同樣在離開時便死亡;到了「動物森林」,其他動物都保護著青鳥,因此他們無從捕捉;到了「幸福之宮」,在一個名叫「知足」的房間裡,看到青鳥拍動的翅膀(但也只有翅膀)……。一路上,他們被貓瞇背叛、感受到狗的忠心,最後他們來到「未來之國」,光之仙子協助他們抓住這最後一隻青鳥,但在兄妹趕路回家的途中,牠變成了紅鳥,於是他們只能沮喪地帶著空鳥籠回家。

沒想到,這對兄妹早上醒來,發現隔壁鄰居的老婆婆就是巫婆、她生病的女兒就是昨天夜裡和他們一起歷險、幫助他們的光之仙子,而他們家中養的鳥兒,也神奇地變成了青鳥,兄妹把牠送給老婆婆生病的女兒,她的病竟奇蹟似地痊癒,但青鳥也隨之飛走了。

如果生命是一場「煉金術」

這故事的兩個小主角,一開始為了幫助巫婆生病的女兒,踏上尋找幸福青鳥的旅程。一路經過了非常多地方、好多次的期待和失望,一直以為幸福的青鳥在「遠方」,最後才發現心真正的方向,其實是在離自己最近的地方。同樣的,在生命裡,我們可能在某個階段得到一些看似很棒、很珍貴的東西,或以為已經「痊癒」了,就自得意滿、停滯不前,殊不知那只是「人生煉金術」中的一站。就像是故事最後,他們來到未來之國,青鳥已經轉化成紅鳥,這象徵煉金術中的红化(Rubedo)階段,儘管經歷千辛萬苦才能達到這個階段,但同時也是死亡和新生的交界點。

    而這,正是安安現在踏上的旅程。

安安的故事

安安被轉介過來時,有嚴重的憂鬱症,迫於無奈暫時停止了她原先的社工工作。吃了兩年多的藥,病情反反覆覆,時好時壞,有時候以為好了一些,但壓力一來又立刻復發。小時候的她,因為父母離異,很早就學會獨立生活,自己弄東西吃、自己和自己玩、照顧弟弟。後來,父親終日流連在外,積欠大量賭債,母親又離家,丟下他們給爺爺奶奶扶養。成長過程中,安安心裡一直有一種「洞」的感覺,她想要一段幸福、恆久的感情,不要和她爸媽一樣,但卻屢屢在感情上遭遇挫折,交過的男友們無法給她想要的幸福。

於是她開始轉身投入社工工作,在接案的過程中,看到許多和她同樣命運悽慘的孩子跟家庭,為他們感到委屈和打抱不平。安安很年輕、外貌又相當亮眼,許多機構的青少年都很喜歡和她聊天相處,每次她身邊總是圍著一群孩子和她分享學校的瑣事,雖然機構的事情很多、很疲累,但她覺得過去工作的幾年,是她人生最快樂的時候。

安安過去就像是被巫婆 (母親情結)困住的生病女兒,試圖在種種關係當中找到幸福,但最終失敗了;後來在工作上,她嘗試去面對自己黑暗的那一面,協助很多和她一樣童年失落的孩子,一起走過回憶之國、夜之宮,一方面看見自己如何在過去創傷中遭遇如同死亡的無助與死寂,一方面那些孩子也像是動物森林裡的動物一般,陪伴她、圍繞著她,讓她感受到生命中仍有滋養與溫暖,仍有忠心的、不拋棄的關係。當然,生命的課題是永無止境的,正當她走過幸福之宮、知足的房間,慢慢看見原本已死的內在青鳥開始有了生氣,開始拍動了翅膀,正當她以為已經找到生命中的青鳥時,轉眼間又迎來另外一個打擊。

「有一個我很信任的同事在背後捅我一刀。做了假帳,還讓我背黑鍋,幸好那時候有很相信我的主管、其他同事,我才勉強撐過那場風波。可是那次的背叛對我打擊很大,對方是我很尊敬的前輩,我一直將他視為人生努力的目標和方向,沒想到他卻這樣對我⋯⋯。我開始覺得一切都幻滅了、人生沒有什麼可以相信了,接著像是被捲入漩渦般,陷入了低潮,然後反覆自傷、看診、吃藥,直到現在。」安安說。即使是事發兩年後的今天,她講話的聲音裡仍然有些顫抖。

就像這樣,幾次諮商下來,她一開始很逃避去談小時候被母親背叛的那段經歷,我們經歷非常多反覆、痛苦、迂迴的階段,讓我很挫折,好幾次我都自我懷疑:我真的能夠幫上她的忙嗎?

直到有一次,她終於在極端低潮的時候,奮力地拍沙發大喊:「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這裡的他們,指的是幼年時留下她的母親,以及工作上背叛她的前輩。而當她終於真實不逃避地去經驗這段被被背叛,內在積極面的陽性怒吼力量才真正湧現出來,而不只是困於生病憂鬱的消極陰性力量之中。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折,她也被自己這個怒吼嚇了一跳,隨之振奮的精神,讓她開始回首思索當志工的這段時間,她所追求、獲得及失去的東西。 

「是啊,自己想要追求的幸福每次都落空,真的很令人挫折,不過同時也看到,妳在當社工的這段期間,也讓很多孩子找回他們的幸福笑容,不是嗎?」我先試著同理她挫折的感覺,接著肯定她這段時間所做的事情,並非全為枉然。

「真的嗎?我真的有帶給他們幸福嗎?」安安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沒什麼自信,不過,她在說這句話時眼神倒是明亮了起來。

「妳覺得呢?」我反問。她低頭思索,陷入了沉默,大約兩、三分鐘之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抬起了頭。

「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就是那個生病的女兒,母親是個巫婆,我又沒有能力可以改變一切。」說到這裡,她停頓了下來,回頭看看自己畫的那張圖,用手撫摸青鳥頭上發光的毛和會發亮的長長翅膀,若有所思地說。

「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會不會我自己就是那隻青鳥?原本不起眼,被放在一個貧困、破爛、沒有依靠的家裡,從來沒有被發現,但我或許也有一些能夠帶給別人幸福的能力?」

「或者說,你也有帶給自己幸福的能力。就像故事裡的兄妹,經過了冒險、環遊世界,以及光之仙子的協助後,才培養出能夠『看見與辨別』青鳥的眼力。」

你是自己生命當中的青鳥 

最後一次諮商,我邀請安安描述她對青鳥的感覺。她說:「我覺得青鳥就像是仙佛一樣,在浩瀚的宇宙裡護衛著我們。」

離開諮商室的時候,安安一直說我是她生命當中的「光之仙子」,我先是謝謝她的稱讚,並且告訴她,我只是她「其中一個」仙子,往後,還有許多的青鳥、許多仙子等著她去發現。不過,當她離開諮商室之後,我開始思考,她的這段話也勾動了我內在「自我懷疑」的那一塊,和她工作的這段過程當中,儘管困難重重,但我似乎也和她一起,重新找到了自己原本就俱足的內在力量。 

就像故事的最後,青鳥依然飛走了一樣,追尋幸福的旅程,從來就沒有終點,但幫助你的貴人,也會一直出現。不論你所歷險的世界遭遇了什麼樣的變化,一定要記得,你是自己的青鳥。

更多新書相關消息,歡迎持續關注張老師文化~

加入會員,購書享79折
 
群組新升級「張老師文化-心路思旅」社群,歡迎加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