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您可以開啟JavaScript
張老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無標題文件
形象圖
產品

《張老師月刊》2018年11月號第491期

刊登:2018/11/05
 點閱: 0  |    
價格: NT 144線上購買-連結至官方網站
本期精彩目錄





光棍節,單身不心慌 !
光棍節,心慌慌、花光光? 享受單身不剁手,而當自己生命的舵手, 航向遼闊自適的心靈海洋!
【精彩內容】
【十一月人物】 看見夢的形狀,聽到詩的聲音──專訪詩人葉覓覓/黃曼茹 沉思美學──專訪文字工作者徐硯美/莊妍 【十一月主題:光棍節,單身不心慌!】 讓您花光光的光棍節:消費心理學觀點/林俊成 話說「光棍節」的瘋狂消費:社會心理學觀點/詹昭能 單身行不行︰單身生涯如何規劃?/洪瑞斌 寵愛從「心」,不瘋瞎拚也能愛自己/張義平 寫給青年、壯年與熟年的心靈三封信/李明蒨 讀者單身壓力表態&治孤單大調查/莊妍 自立,走出自信的老年風采──專訪資深演員梅芳/黃曼茹 活出怡然自得的氣度,獨眾之樂都「悅」樂──專訪聲樂家吳慧安/莊妍 將自我活成和海一樣寬闊的境界───專訪「海漂實驗室」負責人唐采伶/黃曼茹 到底孩子要長到多大才能談戀愛?/洪仲清 伴娘我最大:愛情,不是生活的唯一解藥/瑪那熊 聖桑的赤子心,狂歡情/李明蒨 【專欄】 拇指姑娘:重拾心靈的自由/吳東彥、黃宗堅 女生的處女情結/林蕙瑛 搭起一座理解的橋樑/廣梅芳 注意!「婚癌」有可能致命│「直覺」為何難以動搖/連芯 老校長的一課/李維榕 給自己機會,美好新發現/張德聰 「自拍」讓人更看清自己?/黃囇莉 從小貼紙到大教堂:談動機與意義/陳舜文 以同理滋養高EQ/楊俐容 從鄭捷、孫安佐出事後,解讀「肇因家庭,顯現學校,『?』化社會」:談新時代的家庭功能/楊聰才 用「選擇」,灌溉孩子自我負責的種子/蔡美香 溝通,親子關係的橋樑/徐夢陽 一堂責任的課/邱秀英 讀家心聞/陳登義 光棍,舵手不剁手!/編者
【獨身生活藝術】
11月主企-獨身生活藝術 活出怡然自得的氣度,獨眾之樂都「悅」樂 ──專訪聲樂家吳慧安 撰文/莊妍 美妙旋律不見得要借助樂器,物質快樂不及豐沛的好奇心; 中世代的獨身之道,每一次的「發現」都是驚喜。 吳慧安,一個人的美好生活走得不疾不徐。擁有十四年的國立實驗合唱團(TNC)團員資歷,多次展演於國家劇院、音樂廳及各地文化中心;你可以更親切地稱她為安安老師,和聯合二村教會詩班、民生社區長者歌唱班的學生們一樣。採訪這天,她拿出一本線圈筆記本,儼然充滿學習熱忱的學生,她珍待和他人之間的機緣,珍惜對有趣之事的熱情並付諸實行。是什麼點亮了她的眼神?為什麼內住開闊而樂意嘗試、善於探索和遊戲的活潑心靈?一起來看看吳慧安如何活出中年世代的獨身藝術。 獨享眾樂樂,從舞臺到生命的共演 每一次表演既享受又挑戰,「我本身喜歡表演,但容易緊張;合唱團有同伴共同演出,和獨唱感覺是不一樣的。」因著對合唱的熱愛,將來自各個領域的眾人集結在一塊兒,有音樂系出身的教師,也有從小參加合唱團的志同道合者,吳慧安說:「一起努力奮鬥真的會產生革命情感。」 和國外的連結,讓這個園地成為難能可貴的學習場域,「我們有機會和世界一流的指揮家合作,看他們如何指導音樂。」比如帶領他們六年的奧地利指揮Agnes Grossmann,和最近擔任音樂總監的現任維也納歌劇院合唱團指揮Martin Schebesta,「近距離感受大師風範,可以應用到自己在外面的教學團體,收穫豐碩。」每個獨特的個體就像高低、長短不同的音符,相聚便譜成一段優美的旋律,對安安老師來說,每一次合唱都是緊緊扣合生命體驗的演出。 自得其樂,更多驚喜的選擇 高中矢志聲樂的安安老師,完成美國西北大學碩士學位後,在維也納受到莫大的滋養,「二姊寫信告訴我,維也納的音樂學習氛圍太棒了!」當時完全把自己浸泡在音樂裡面,並穿梭於歌劇院、音樂廳,及各式各樣不同類型的博物館,「看完演出我會寫筆記,學著分辨優點,也會看報紙的音樂評論家怎麼說,在音樂和藝術方面的鑑賞力提昇許多。」這段留學經驗,使得她心胸和眼界都開闊而樂於嘗試。安安老師笑著結語:「真的很棒!」美好經驗縈繞心頭,笑容充滿溫度。但如何能將快樂延續成幸福呢?她給了一個溫溫的答案:「找出你真的很有興趣的事。因為享受一個人行動,就完全能夠自得其樂;可以和別人一起,也可以單獨完成很多事情。」 比如,有一陣子迷上寶可夢,玩家必須帶著手機走出家門,安安老師便因而結交新朋友,「那時常在不同地方遇到同個女生,我們就加LINE,因為周圍玩這個遊戲的人不多。,遇到有共同興趣、可以交換意見的朋友,很有意思。」或是某次雨天爬象山滑倒時,旁邊的人其實也會趕來關心,「臺灣對於陌生人的友善很可貴,我們很願意對不認識的人伸出援手,所以蠻有安全感的。」 不過也有次獨自越走越偏,竟誤闖墓地,「心裡當下毛毛的,以後就知道調整一下,走回讓心情愉快的地方。」獨自冒險的感受尤為強烈,但每一次的驚奇都能化作和他人分享的驚喜,使人在她談笑風生中感到佩服,也欣享她樂活豐沛的美好生活。 中年世代的身心觀照,學習放鬆和互助 瞭解自我,並同步平衡內外狀態,卻是一種動態進行式。二○一七年的一場演出讓安安老師感到特別疲累,這才意識到年紀對身體的影響,「我想突破因而接觸到太極拳,陳光敏老師教我們『沉肩墜肘』,意思是『放鬆』」,這時安安老師的雙手虛浮胸前,形成一個缺了頂點和底邊的三角形,她說:「手在動不是手指在動,而是身體如何帶動。」 在舞臺上拿譜和站立演出的緊繃,學完太極發現氣變得比較暢通,「老師會指導怎麼發力、重心怎麼移動,那是表面看不出來的。」肉眼能見的事少,蘊含的能量、快樂、抽象的能力,都需要打開智慧的雙眼才得以看見。 指導長者歌唱班也讓安安老師多有體悟,像是教長輩識譜就有許多不同反應,從剛開始有排斥的聲音或不太敢唱出來的,到進入狀況後大家越唱越起勁,每個人都好開心,還有一位九十歲的奶奶也不遑多讓呢! 為長者上課的快樂時光,對彼此而言都是日常良伴,「單身人士和周圍親友建立良好關係,並找到援助管道非常重要。,能分享生活、請教問題、互相支持,對我而言教會的支持力很大。」因為有能力給予,施與受都能從中找到無比的歡欣。 好勝和好奇,用歡樂征服靈魂 除了豐富的音樂涵養和藝術薰陶,安安老師接觸攝影的初點原是為了愛貓,不僅拍自家的貓、拜訪有貓的咖啡廳,哪邊街貓多她的鏡頭就聚焦在那兒,「當時只是整理照片很開心,透過攝影師朋友的介紹,近年幫台灣愛貓協會和貓中途拍送養年曆,沒想到我的興趣可以幫助到他們。」吳慧安鼓勵中年世代長期培養一種興趣,讓它牽領探索另一種興趣,尋找的過程就會更靠近幸福一些。 把快樂延續成熱情的秘訣,或許還帶有一點點的好勝心,「你想更好就會想方法。我的好奇心很強,會看看不同領域的人在做什麼,發現對這個有興趣就鑽進去了。」又如去年遊歷九寨溝,激起她對大自然的熱愛,今年便計劃一趟黃山深度之旅,「趁還走得動的時候嘗試,買書研究臺北近郊的步道,從簡單的開始慢慢練腳力。」 自認在團體裡並非馬上跳出來的類型,對興趣的投入和分享卻一般自然,「走出去很重要,不出去就不知道有那麼多資源。我喜歡逛書店也是如此,去看看怎麼一回事,這邊看看,那邊看看,到處看看,包羅萬象的真的很有意思!」很能想像移動在書櫃之間的安安老師,像貓一般慧黠地踩著自己的秘徑,突地又發現了另番新奇。 就像聲樂用天然的人體共鳴,創造出最古老的樂音,而美妙旋律不見得要借助樂器;從物質而來的快樂,無以迄及心靈富足的跫音。與其「擁有」而不斷失去,不如努力「發現」並封藏每次的驚喜。 訪談時幾乎都以笑聲作結,獨身自適的吳慧安湧流出甘甜的喜悅,就像圓舞曲之王小約翰‧史特勞斯對維也納的禮讚:「心隨舞飛揚,人隨歌律動;用歡樂征服靈魂。」 吳慧安 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西北大學,並赴維也納進修兩年。二○○四年加入「國立實驗合唱團」,與世界頂尖指揮大師合作多場音樂會,並隨合唱團赴美洲、歐洲、亞洲十多國演出。另外擔任聯合二村教會詩班指揮、民生社區長者活動據點的歌唱班教師。



11月主企-這些人那些事 青年世代的獨身生活藝術 將自我活成和海一樣寬闊的境界 ——專訪「海漂實驗室」負責人唐采伶 撰文/黃曼茹 照片提供/唐采伶 許多人都會期盼在廣大的宇宙中,找到僅屬於自己的那個人。 唐采伶卻選擇將自己的人生,與海洋締結出更開闊的關係。   三十歲,對很多人來說是準備成家立業的階段,因此希冀著的多半是更穩定的工作、伴侶關係與生活方式。唐采伶卻離開家鄉,一個人在澎湖的海邊開始撿拾海漂垃圾。笑聲宏亮,爽朗的如同海上陽光的她,談起現在在澎湖的單身生活,也是充滿熱情的口吻:「別人可能需要一個男朋友天天陪她,但我在澎湖,是天天有不同的朋友來陪我。」 一個人的狀態,是所有「相遇」的開頭   唐采伶的正職是攝影師,在長住澎湖之前,就喜愛帶著相機上山下海、行遊四方。她說自己很常被問到一個人旅遊與生活的問題,然而跟大家的想像不同,她並不因此感到寂寞。個性本就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她,認為在異地,反而是一個人的狀態最能與當地人互動。結伴同行出遊,有大小事自然是跟彼此分享,同時互相照應。在一個人的情況下,才比較有機會得到當地人的幫助,進而有深入認識的契機。而且作為攝影師,她有一項交朋友的利器便是相機,「我喜歡帶著我的相機到各地,用攝影來寫那個地方的故事。因為我很常拍人,就必須要跟我拍的那個人講話。就算我現在身邊沒有朋友,我也可以用攝影再去認識不同的人。」   唐采伶不會因一個人而感到寂寞,也來自其獨立的性格。自小家庭狀況不佳的她,早已培養出凡事靠自己的毅力。過往做婚紗攝影的經歷,也讓她對婚姻與愛情有格外深的體悟。一般人以為婚紗攝影看的都是甜甜蜜蜜的新人,其實只看到一半,之後多的是沒辦法百年好合的伴侶。拍了一組新人,隔一年再來找她拍攝,對象已經不同的例子都有。她認為自己是更在乎個人生活的人,「如果跟一個沒辦法和我一起成長的人在一起,我會很累。為了一段感情,讓自己沒辦法快樂,沒辦法好好做自己想做的事,很不值得。」   具有這般強烈旅人特質的唐采伶,或許原本打算行遍天下,持續四海皆兄弟的生活。然而遇見澎湖的海,使她的生命從此跟這個「非故鄉」的地方,產生了比故鄉還深厚的連結。比血緣還綿延的海岸線   唐采伶會開始淨灘,並非出自對環保的理念。「出發點只是覺得大自然就像母親一樣療癒我,我也會想要做同等的事報答它。」她自述在學生時代,第一次離開臺灣本島,來到澎湖,澎湖美麗的海洋就在她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出社會後,她常常造訪澎湖,將自己在家裡感受到的壓力與負面情緒,藉由自然淨化,得到重新面對生活的力量。然而愈是親近海,她便發現海洋不只有美麗的一面,人類製造出的垃圾早已悄悄滿布大海。「會心疼這環境怎麼變成這樣,自己就開始撿垃圾。撿的時候才發現撿不完,更加體認到這個問題很嚴重。」於是,她決定要有更多的作為,像是開始開設工作室,將海漂垃圾變成工藝品;藉由演講、導覽來讓更多人認識垃圾問題的嚴重等。   唐采伶的行動,也讓澎湖當地人深深感動,自然而然地建立起友好的關係。澎湖人時常在生活面上照應她,而她除了淨灘外,更發揮自己攝影的專長,回饋給當地鄉親。她藉由長時間跟拍澎湖傳統產業,與當地人有許多互動;並藉著攝影與文字的記錄,不僅使外地人能夠以不一樣的角度來認識澎湖,也讓澎湖在地人重新發覺這些產業以及這塊土地的美好。「他們會覺得:為什麼一個異鄉人,可以看我們的故鄉看得這麼仔細,又願意為澎湖做這麼多事?他們因此接納我,也非常支持我。我和他們已經產生很強的連結。」   「這就是為什麼我走了那麼多地方,最後選擇留在澎湖的原因。」唐采伶表示,她會選擇在澎湖淨灘,不只是因為看到問題所在,更是因為澎湖已經成為自己的家。「我常常會去學校演講,主題雖從澎湖的海洋生態開始,但最終想讓在地學生知道:他們的故鄉有多好。我希望這裡的人能留下來,理解與一塊土地緊密相連,反饋在精神層面上的慰藉與自信有多大。」 自我與種種生命的連結,便是海洋的境界   回頭談到經營單身生活的方法,唐采伶說得直截了當:「必須跨出平常制式的生活,多認識不同的人,開發不一樣的生活可能,才會從中找到一件即便一個人也願意一輩子做的事,或是結交到比愛情更無可取代的情誼。」   愛情若是僅存於兩者間你濃我濃的蜜水,唐采伶的內在則有一片寬闊的海水。 她不將自我寄託在另一個人身上,選擇放開心胸,並紮根土地。她對待澎湖的那份心意,連結起在地人,也聯繫起所有因她的故事而感動的人。即便是萍水相逢的旅客,只要你心中也開始惦記著澎湖的海,生命便會連成一條綿長的海岸線,縱然一個人,其實也與自然、與這塊土地上的人相連。 唐采伶 從事婚紗及旅行攝影多年,喜愛大自然與旅遊,最終因愛上澎湖的自然風土與人情,選擇在澎湖長期定居,以淨灘、海漂物工藝品改造等行動,希望讓更多人理解海洋面臨到的垃圾危機,從生活中藉由垃圾減量,讓大自然重返美好。



11月主企【這些人那些事】 看見夢的形狀,聽到詩的聲音 --專訪詩人葉覓覓 撰文/黃曼茹 照片提供/葉覓覓 「螞蟻舔過的水」是什麼水?果蠅為何又與果醬同源? 讓詩人葉覓覓帶你進入一個獨特的小宇宙, 看見夢的形狀,聽到詩的聲音,抵達不論順逆皆圓滿的境地。 有些人的存在就是比別人奇妙許多,好似人在那裡就能改變一個地方原本的氛圍。葉覓覓本人就像如此,與她的詩相仿,給人一種跳脫當下現實場域,隨著話語緩緩推進意識深處異空間的氣質。採訪當日下著大雨,本就繁忙的臺北街頭更顯形色匆匆,然而聽她自述創作與生命的歷程,再短暫、倉促的時空,彷彿都能凝成琥珀,若細究其紋理,你會看到永恆地流動在詩人體內,那個奇異、感性而又美麗的靈魂。 詩是內在流動的聲音 葉覓覓說起話時所使用的語言,就有許多想像的空間,不論那是語句上的,還是概念上的。就像談到為何會開始寫詩,她給出了「在一個夏天的午後,突然覺得可以寫一首詩去參加比賽」這種答案,乍聽都不曉得是被雷陣雨還是流星雨打到,才誕生出像她這般詩人。和被星星擊中大概有幾分相仿的是,她認定自己是個直覺型的創作者,比較少刻意以技巧經營作品,形容自己是在出神的狀態下寫作,將宇宙中早已存在的字句轉譯成一首首的詩。「讀我的詩會發現,我會押很多的韻,但那不是故意的,而是寫詩時某個韻腳就會突然出現。那些聲音會不斷地召喚我,我就循著那些聲音完成一首詩。」 聲音從何而來?當然不是外星人的神祕訊息,那是葉覓覓內在的聲音。她說自己以前是個很安靜的人,安靜到近乎無聲,在學校不可能於眾人面前說話,連去速食店點個餐都得先在心中默念幾遍,才能將話語說出口。「一個人將話語都悶在心裡,沒有吐出的可能時,身體裡面會漲滿一層又一層的思緒。當我可以用文字讓它流動出來,讓我可以搞怪、遊戲,展現自己另一個面向--這是一種療癒的方法,也能說是一種對世界的反叛吧。」 不想遵守規矩,所以葉覓覓的詩作有許多奇思妙想。她喜歡文字遊戲,喜歡創造有多重詮釋可能的字句,近幾年也熱衷於詩塔羅占卜。就讀東華中文系與創英所時,她便無拘無束的寫作,她曾經修習過許多知名作家的課,但是,比起被教導如何創作,她更喜歡觀察作家本尊的談吐和形色:「我覺得創作是很自我的事,每個人都像不同的樹種,適合不一樣的天氣、土壤,最後會開出相異的花朵。」 當私我的夢成為眾人生活的影像 葉覓覓另一個和宇宙接軌的方式,是透過她的夢。從她十九歲開始便記錄著自己的夢境,現在已經留下超過一千兩百個夢的紀錄。「我從小就會做各式各樣奇怪的夢,對我來說,這些夢是真實的,它是一種跟世界溝通的方法,就跟呼吸、吃飯、喝水……一樣自然。」所以二〇〇五年,她在「德國斑馬影像詩影展」見到影像詩時,就認定了將詩與影像結合,是她接下來想發展的創作方式。當時她在綠島國中當實習老師,實習尚未結束,就明確知道自己不可能依照父母的期許,進入體制教育的行列。經過一場家庭革命,她去到芝加哥藝術學院學習影像創作。 「芝加哥藝術學院跟臺灣的電影教育訓練完全不一樣,到那邊我更認知到自己是個藝術家,反而不會用導演這種稱呼。因為我不導戲,我全然把生命投進創作裡。」葉覓覓在拍影像詩時,最常捕捉日常的景物以及素人的生活。「我喜歡真實呈現的畫面,寧可在最低限、最沒有經費的狀態下蒐集素材,剪接時再用詩的語境來拼貼畫面。」她著迷於生活裡樸實而純粹的質地,影像詩中出現許多鄉村的老人與小孩,她說這來自她從嘉義長大的童年,記憶裡的草根味會不斷召喚她,使她自然而然將鏡頭轉向他們。 問葉覓覓超現實的夢中畫面與意象,與南部鄉村記憶是否有些矛盾?她毫不猶豫地回答:「對我而言不論影像還是詩,它的本質都是詩。我覺得詩就藏在生活的每個角落,只是需要把眼球多轉幾度,就可以讀到撩人的詩意。」 順與逆,宇宙最終極的課題 宇宙帶給葉覓覓的不全然是靈感,於二〇一四年,給了她一個比隕石撞地球還大的震撼。當時結婚才滿十個月的她,在一個很平凡的日子,遭逢丈夫逝世。她先生只是為了搭趟公車,一如以往地走出家門、過馬路,就因心肌梗塞在路口倒下,從此不再起身。她自述人生在此之前都十分順利,只要有強大的信念,好似什麼地方都能抵達。丈夫亡故,使她第一次感受到無法跨越的逆境。《順順逆逆》這本詩集,便是因此而生的創作。和她在詩集自序裡提到的一樣,丈夫離世使她思考起「順」與「逆」的狀態,而不論是何者,其實都是通往圓滿的過程。她在訪談時又舉出一個新的比喻:「我們就像在一顆蛋裡,蛋殼不可能永遠不破裂。唯有透過龜裂,外面的能量才有可能流進來,轉動自己凝固的頻率。同樣地,嶄新的自己也能因此流出去。」 葉覓覓也因此探觸生死議題,今年她創作的《四十四隻石獅子》,正是四年來面對愛人猝逝的探索總結。為了這部實驗短片,她遠赴印尼拍攝托拉查族的喪葬儀式,深入探問死亡。興許和縈繞著她生活中的神祕性有些關聯,製作過程也是諸多「順順逆逆」。「一開始想拍這部片,當然是想獻給我先生。但回顧這一年多漫長的製作過程,更深刻體會到那些順流或逆流,都是在帶領我前往一座遼闊的大海,那裡有著天地宇宙的愛。」 最後不如讓詩人現身說法吧,關於她的詩與夢、靈魂與創作。以她從未刊載過,特別交付給本月刊的心血之作: (葉覓覓文〈但我想念多麼美好跟你在複數裡〉) 葉覓覓 葉覓覓,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芝加哥藝術學院電影創作藝術碩士。以詩錄影,以影入詩。夢見的總是比看見的還多。擅於拼貼別人的無關成為自己的有關。標準廢墟控。作品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國語日報兒童文學牧笛獎、德國斑馬影像詩影展最佳寬容影片等。育有詩集三本,《漆黑》、《越車越遠》與《順順逆逆》。英譯詩選《他度日她的如年》(His Days Go by the Way Her Years),入圍二〇一四美國最佳翻譯書獎詩集類;荷譯詩選《我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正在誕生中。



◎訂閱一年12期(原價1,920元)
【新訂戶】
熱情擁抱價1,680元
【續訂戶】讀享幸福價1,560元
訂閱《張老師月刊》一年12期,送『微笑束口袋後背包』及『張老師月刊貴賓卡一年期』一張

pic  

picpic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