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您可以開啟JavaScript
張老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無標題文件
形象圖
產品

《張老師月刊》2018年10月號第490期

刊登:2018/10/02
 點閱: 0  |    
價格: NT 144線上購買-連結至官方網站
本期精彩目錄



我的正義不磨人─憤怒,界限與表達
仗義執言和正義魔人有何不同?憤怒的原因和本質是什麼? 從個人到群體,校園到職場,回歸教養, 每個提問都是一聲吶喊,正義不知何處伸張? 本月主題眾聲喧嘩, 邀請您一起來提煉 ─ ─ 持守界限、坦蕩發聲卻不磨人的智慧!
【人物專訪】
一字一句唱進心田的款待 ——專訪潛意識工作者黃士鈞(哈克) 哈克也是黃士鈞, 一個需要聽見每個人的聲音,才能開始唱歌的潛意識工作者; 他說,心理治療不是救難部隊,而是暖意、愛與連結的一種款待。 ★ 趙凡誼 相片提供/黃士鈞 八月初的某一晚,出席了哈克的新書分享會,不愛出席大場面、會害羞緊張的他說:「我是來跟大家說謝謝的。」那晚,哈克輕鬆彈唱的自在,情感醇厚的歌聲與敘說,把華山文創拱廳,釀出一股無酒也醺然的醉意。雖說,哈克四十六歲才學吉他,開始學習詞曲創作,不算長的年資,卻讓我一度有種置身某歌手演唱會的幻覺。 採訪當天,高大的哈克帶著簡易行囊、背著吉他而來。向來敬重老師的訪者,禮貌地問了聲「哈克老師好!」他直爽地回應:「叫我哈克就好!」他說,在心理治療當中沒有老師,「對我來說,它甚至不是一種治療,而是一種款待,就是一種在時空交會裡,我們的善意傾聽的空間夠大、夠好到一種程度時,便可以款待人。」哈克用這段話破除訪者的慣性,提醒別繼續喚他老師。 其實我是潛意識工作者 許多人都以為哈克是敘事治療師,他笑笑地澄清:「心理學界不少人都以為我是在做敘事治療,這真是一個誤會,可能是我身邊圍繞著的好朋友都很享受做敘事治療,所以,我就被這樣放在這裡了。」哈克認同自己是潛意識工作者,怎麼說呢?「我猜想最主要的一個吸引,應該是潛意識裡頭的『夢』,我覺得夢太有趣了,我是一個沒有辦法承受無趣的人,我真的是一個有趣的人,我是一個活跳跳的人,我是一個不講笑話會無聊的人。」幽默好笑是家學淵源,不是他的刻意;趣味卻是他的命。 在哈克的心裡,解夢,活脫脫是一趟挖掘藏寶箱的探險記,可以陪著個案一層一層的挖進核心,當開鎖解夢的那一剎那,與個案同時哇哇叫的狂喜,甚至可說是 一種高峰經驗。 「透過解夢,來陪伴一個人梳理潛意識的訊息,裡面充滿趣味,就像是偵探小說。」哈克說,在他學習心理治療的經驗中,並沒有遇過任何領域跟解夢一樣有趣,因為它充滿了未知與探索,還有興奮,譬如「那個〈吸血鬼的夢〉解開之後,我們全場三十個人是一起大笑拍手的,興奮地一起慶賀——『哇!你解開了』!」 解夢,陪人慢慢翻山越嶺同看美景 解夢的過程,在哈克的心裡,是一趟陪伴的旅程,需要花功夫慢慢地陪,像是挖掘深埋土裡的藏寶箱,需要一層一層的慢慢鏟、細細挖;也像是陪一個人去爬一座「他的山」,從這山到那山,如果有機會陪著夢的主人一起翻山越嶺打開藏寶箱,一起經歷「喔~原來是這樣喔!」的狂喜,他說,那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如果人生有機會不斷地創造高峰經驗,就沒遺憾了,就像鐵鍬敲到藏寶箱,『ㄎㄧㄤ』那一聲,不是你的或我的,而是我們的,就連上了,像瀑布一樣轟地連起來,不是一條線一條線,是忽然連起來的,很美!」 為此,哈克花了近十年的時間,把多年解夢工作坊助人探索潛意識的豐美,淬練成十七萬字的珍貴文本——《一字一句靠近潛意識——十個解夢對話實錄》,說是嘔心瀝血之作,一點也不為過,書中有哈克用心記錄的夢境與進行解夢的生動實錄。閱讀哈克一段一段層層引領與回應個案的內容,即使不在現場,彷彿 也受到那樣無條件地被承接、傾聽與支持的溫暖感染,心中有股莫名的力量汩汩湧動著。我想那應該就是在書中的序文哈克所提到的,「深刻鑽進一個心裡懂一個人的情感」所造就的連結與推力吧!而哈克將這樣的懂,不只給自己,更多的是給了他陪伴的每一位夢的主人。 哈克:你今天會哭好幾回,慢慢來 。﹝小亦笑﹞哎呀妳喔~我要找資源,妳給我這種 歌~我要找資源妳給我主題曲是這種歌。﹝小亦笑,大家笑﹞ 好像是潛意識透過這首歌跟我們說,還要再進去,還要再懂深一點,然後再回 來,不要那麼快帶資源。多漂亮啊!…… 小亦補充:哈克精確的與我的內在同步,完全Bingo我的感覺,從一開始到現在,每 個細節, 毫無閃失,在這裡,選這首歌,潛意識真的在說:終於有機會了, 讓我多說一些好嗎?我的生命正有人在理解,此時此刻,我好想你們陪我 走進更深的地方去看看……」節錄自〈幸福的臭豆腐〉 將薩提爾的溫暖與愛人的靈魂活進骨子裡的哈克,認為心理治療不是救難部隊,不該強迫指引人,而是暖意、愛與連結的款待。書中的每一則解夢實錄,都細膩刻劃著他如何鑽進人心與情感連結的背後思路,熱熱的心也在每一個字裡行間烘著獨有的溫度。 音樂解放了小心翼翼,釀出溫潤款待的氣味 問及將彈唱帶進助人領域,當中是否釀出不一樣的風味?沒意料哈克卻反問我:「那晚的分享會,有沒有哪個時刻忽然讓你有一種『哇!好感動唷!』的瞬間?」訪者頓了頓,隨即在記憶庫裡搜尋撞擊內心的許多剎那,特別是他述說自己從來不遲到,四十年來設定的鬧鐘不曾響過;何等小心翼翼的他,竟能流動的面對眾人撥弦歌唱且真情釋放,那個自在不羈的姿態深深敲擊我的心,更好奇他是如何辦到 的? 「音樂有種本質的東西在裡面,包容力很大,和說教不同,在歌裡可以很純粹的表達,無關對錯,和弦一下去,兩個深呼吸,情感就上來了。」哈克接續說: 「我發現可以在音樂裡深呼吸,並不是突然發生的,而是慢慢才發現,我可以好好流露我的情感,好好地說我心裡面發生的事情,好像大家都有共鳴耶!」情感豐沛的哈克,因為愛哭又是男生,從小到大都被罵,被罵了又哭,於是就被長輩罵不停,也是同學嘲笑的對象。從失戀、出道帶團體課程,逐漸地發現在音樂裡,情緒對他不再是一種負擔;透過歌唱,他可以自在地表達情感,可以自我解放,不用那麼地在框框裡小心翼翼地為別人而活,是一份很溫潤的款待。而這份溫潤也同樣成了給人的真心款待。 離開是為了留下自己,耕作心田贊助生命......